X鲜生活

「超级老闆」能让任何公司变成吸引人才的磁铁!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11

「超级老闆」能让任何公司变成吸引人才的磁铁!

一九七八年某一日,一辆看似普通的白色厢型货车驶进了费城市中心的街道,经过罗丹艺术博物馆和费城社区大学,最后来到位于北宽街四百号的一栋高耸建筑物前。当地人都称这栋大楼为「真实之塔」,建筑物正面的标誌,显示此处正是镇上最知名的报社《费城询问报》之所在地。

报社位于第十八楼,里面除了有许多新闻编辑室,也曾放有巨大的报纸印刷机,运作时会让整座大楼随之震动。那辆白色货车并没有在正门停下,而是直接绕到了后门。一般来说,只有来载运报纸的货车才会开到后门,但这辆货车不是要来取报纸,而是来卸货的。

当司机和报社员工一打开后车门,里面就伸出了两条修长的美腿,接着出来的是另外两条美腿、隆起的背部、巨大的身体以及面带微笑的脸庞——原来是一只跟当地马戏团租来的骆驼。接着下车的乘客也有四条腿,但比骆驼短了些,这次是一只山羊。一位《询问报》的员工还记得:当时,这只山羊是马戏团坚持免费赠送的。

负责照顾动物的人和前来帮忙的报社员工,一起带这两只动物进入货梯,但由于这辆货梯只到四楼,因此得再穿过餐饮部才能搭乘客梯到其他楼层。当一行人经过时,所有在餐饮部的员工都看傻了眼,有些人甚至开始跟在两只动物后面,决定一窥到底发生什幺事(毕竟他们是记者,出自本能想这幺作)。

于是,一群想看好戏的人涌上了楼梯,正好看见骆驼走出电梯,準备走进新闻编辑室。当时的总编辑吉恩・罗伯兹正在与建筑师及室内设计师讨论,要打造一间「充满未来感」的编辑室。当罗伯兹见到骆驼时,没想到不但没有惊慌失措,甚至连尖叫或大笑都没有。前副主编兼新闻编辑吉姆・诺顿(Jim Naughton)回忆道:「他眼睛连眨都没眨一下,就转回去跟那些专家说:『对了,编辑室还必须靠近货梯。』」

时光飞逝,二〇〇八年一群在《询问报》工作多年的员工齐聚一堂,除了回味他们为罗伯兹工作的日子,也再度回忆了这段往事。那只骆驼是为了庆祝《询问报》的记者理查・班・克雷莫(Richard Ben Kramer)在中东的报导获得普立兹奖,以及庆祝罗伯兹以这次获奖为由,成功说服《询问报》的老闆拿出更多经费让他们製作国外新闻,而请来的「办公室吉祥物」。除了这个骆驼事件之外,还有许多精彩的小故事,都一再反映罗伯兹如何为《询问报》带来满满的精力与创意。在罗伯兹四十六岁生日那天,当他一打开办公室内的厕所门,就赫然看见厕所内有四十六只青蛙在为他唱歌道贺,而在某位员工的生日当天,罗伯兹则找来了一头大象塞进他家作为惊喜。

因此,当罗伯兹五十岁大寿时,自然就聚集了一大票员工,準备为罗伯兹规划一个永生难忘的庆祝活动。一位员工向我解释:「我们成立了一个秘密工作小组,準备规划一个得体却又能引起关注的活动。我们想过可以成立一支由员工组成的卡祖笛乐团,或是请市政府帮忙封锁罗伯兹夫妇住的柯林顿街 1000 号街区。」他们还租了一艘固特异飞船,船身巨大的电子萤幕会在飞过罗伯兹家的屋顶时,以斗大的字体显示「青蛙五十岁了」这几个字。

为什幺叫他青蛙?原来因为罗伯兹的五官长得像青蛙,于是大家替他取了这绰号,但那不是恶意在嘲笑他的外貌,而是出于敬爱所取的暱称。当我跟罗伯兹的弟子聊天时,我发现他们都是打从心底景仰他,而非出自老闆的身份才尊敬他。当我跟他们联络时,他们都很快就回覆我,并且迫不及待分享罗伯兹时期的各种趣闻轶事,显然他们认为替罗伯兹做事不只是一份普通工作,而是足以改变一生的事业。

罗伯兹对他们而言不是一般的老闆,而是独一无二、性格强烈且受众人敬爱的青蛙。採访记者唐・巴莱特(Don Barlett)曾说过:「若身为一名记者,却不爱罗伯兹的话,肯定是脑子出了问题。」

更重要的是,若在离开罗伯兹旗下时,没有替自己在美国新闻界的高峰挣得一席之地的话,脑子肯定也有问题。那次聚会共有超过三百人参加,其中包括了十六位普立兹奖得主、美国国家图书奖得主、以及畅销书籍《胜利之光》(Friday Night Lights)与《黑鹰计划》(Black Hawk Down)的作者。其他人有些曾在《洛杉矶时报》《巴尔的摩太阳报》《亚克隆烽火日报》及波因特学院(全球首屈一指的记者学校)等知名机构担任重要职位,有些则成为美国一流报社或杂誌社的採访记者。

每个产业都有各自的灯塔、巨星或引领创新的人,而吉恩・罗伯兹正是其中之一,但他还有一个与众不同之处:他知道如何帮助有才华的人,让他们完成连做梦也不敢妄想的目标,并让绝大多数进到他旗下的员工,转变为炙手可热的巨星。罗伯兹和一般老闆不同,他会给员工充满挑战性的工作,藉此逼迫他们离开舒适圈,但他也会提供他们「一对一」的指导与建议,以及各种实质上的协助。

此外,他也会要求员工「靠自己」想出有创意的决定,而不是枯等他发号施令。因此每一位记者和编辑在替罗伯兹工作过后,都像是脱胎换骨一般,不但会尽全力呈现最好的作品,甚至懂得如何乐在工作之中。《询问报》在罗伯兹在位的十八年间,曾赢得不可思议的十七座普立兹奖,如今全美国的新闻业者都知道,美国之所以出现那幺多一流的记者,大多是罗伯兹的功劳。

其实各行各业都有罗伯兹这样的「人才发掘专家」存在。若仔细观察某个行业的风云人物,就会发现其中大部分的人,都曾在同一位老闆门下工作过。你可能也会发现,当同事或其他人提起那位超级老闆的名字时,口气往往会在亲密中掺杂了敬畏感,有些人甚至会在言谈中随意提起他的名字,彷彿所有人都应该要认识他,否则就是常识不足一样。观察久了你也会渐渐发现,曾经跟超级老闆有所接触的人,似乎都搭上了通往成功的直达车;尤其曾为他们工作过的人更是如此。只要跟那位老闆来往过一段时间,便很有机会出人头地。相反地,若始终缘悭一面,则彷彿事事都会在起跑点上,输给了那些认识超级老闆的同事。

以上这些「超级老闆现象」的影响力,可以说是十分显着。大部份老闆就算有顶尖人力资源公司帮助,都很难为公司招揽及留住人才,但超级老闆却能不断为整个产业注入新的活水。此外,一般员工也不会举行二十週年聚会,来回味过去替老闆工作过的时光。假如坊间民调属实,大部份员工根本巴不得立即忘掉为老闆工作过的日子。相较之下,超级老闆在「弟子们」眼中不但是职业生涯中的贵人,也是改变他们人生的重要人物。

超级老闆在大部份产业中,都是优秀的教练、识才的伯乐,以及传授领导哲学的导师。他们掌握了大部份老闆都忽略的一点:想要成功,就得先帮助别人成功。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但对于立志要为他人带来正面影响的人来说,倒是个很棒的消息。到底这样的成功之道如何运作?这些超级老闆是谁?他们是如何做到的?他们到底隐身何处?

超级老闆身上有许多矛盾的现象(以下将会逐一解析),而其中一个现象,就是虽然很少人注意到他们发掘人才的卓越能力,但这些老闆并非只躲在幕后,反倒是极容易能搏得媒体的注意。

骆驼事件发生前,罗伯兹就已经因为让《询问报》鹹鱼翻身而成为媒体焦点。往回倒转到他在一九七二年接掌《询问报》时,那里可说是「真实之塔」中最腐败的办公室。《询问报》的前老闆沃特・安纳伯格(Walter Annenberg)据说有个特别的不成文规定:被他讨厌的人绝对不会登上报纸版面。只要新闻照片中有安纳伯格不喜欢的人,员工就必须把他从照片上裁切掉。此外,当时《费城杂誌》还揭露《询问报》的资深採访记者哈利・克拉芬(Harry Karafin)曾威胁报导中的当事人,事后也因恐吓罪成立而入狱服刑。虽然,同样位于费城的《费城公报》(Philadelphia Bulletin)不但员工人数较少、预算较低,影响力也不大,但《询问报》的表现还是不如《费城公报》,而且两者的营收都很惨澹。

曾经担任《纽约时报》总编辑的罗伯兹,对于有机会让《询问报》翻身这件事感到兴致勃勃,计画让《询问报》在他的领导下成为费城的第一大报。结果证明:他赢得十分漂亮。《询问报》与《费城公报》之间的对决甚至精彩到连《时代杂誌》都有专文报导。他在一九八二年成功让对手《费城公报》停刊,使《询问报》的每日发行量冲破五十万大关,週日发行量甚至破百万。

《询问报》以精彩的深度报导扬名全国,许多故事就连现在读到都仍旧非常惊人。例如有位专门调查杀人罪犯的侦探,在问讯时会将电话簿放在嫌疑犯头上,接着再以球棒敲击电话簿来逼供,一直到嫌犯认罪才会停手。更惊人的是,该报导揭露了当时费城大约三分之二的谋杀案都是靠这种方法破案的。另外一篇知名报导则是捐血丑闻。有记者发现,来自费城的捐赠血液,每一品脱在迈阿密大约可以卖到七百美元。这些深度报导大大提昇了《询问报》在媒体界的地位,与短短数年前的落魄形象,可说有天差地远的不同。

虽然罗伯兹所取得的成功确实令人刮目相看,但局外人很难光从这件事,就立刻看出这正是超级老闆效应。罗伯兹从一开始就吸引到许多资深记者为他工作,例如来自《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的史蒂夫・洛夫雷迪(Steve Lovelady)、来自《新闻日报》(Newsday)的吉恩・佛曼(Gene Forman),以及其他来自《波士顿环球报》(Boston Globe)和《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记者。接着,当《询问报》的优良品质与工作环境(还有一堆普立兹奖)开始声名远播之后,许多人才便开始自己送上门来。显然,罗伯兹做对了某些事。但除非你刚好在新闻业工作,或长期追蹤新闻业动态,否则你只会看到一间报社在充满决心、创造力与实力的总编辑带领下大放异彩;而不会注意到其他媒体机构中,有哪些成功记者是来自罗伯兹门下;更不可能知道有些记者不但在罗伯兹门下工作了好几年,还矢志不断跟随他。

研究超级老闆需要细微的观察力。我们有时候可以利用「量化分析」的方式,藉由比较数字来找出谁是某个产业的超级老闆。例如在足球产业中,只需透过简单的计算,就能看出直到二〇一五年为止,第一名的比尔・沃尔希,他所栽培出来的现役教练数目,大约是第二名的两倍。

上表为二〇〇八年至二〇一五年,所有出于五位传奇教练门下的国家美式足球联盟教练总数。有在关心该项运动的读者可能会发现,每个年度的「教练总数」都会超过球队数目,那是因为有些教练担任同一支球队中其他教练职务(如防守教练)的缘故。

如果每个产业都能这样直接以「分析数字」的方式来找出超级老闆,那一切可就轻鬆了;可惜运动产业其实算是特例,因为每一队的人数都一样,而且比赛规则非常固定,再加上美式足球拥有庞大的公开数据,而且比赛胜负也非常明确,因此可以纯粹以数字来比较不同教练的成果优劣。

然而,大部份的产业都没办法这样比较。公司培育的人才数目,通常与公司的规模、文化、或是历来的成员有关,而且很难证明是否与特定的老闆有关。举例来说,虽然罗伯兹培育了许多人才,但《纽约时报》等知名的大报社,一定培育出了更多人才。当然,俗话说:树大必有枯枝。《纽约时报》很可能也产出了许多平庸的记者。因此,若能计算出罗伯兹在《询问报》的「打击率」,也就是培养出优秀人才的比率。两相比较之下,肯定会让《纽约时报》失色许多。

一般而言,公司的规模越大,越有助于培育人才,尤其才华洋溢的人通常会寻找名声好的公司就职。然而超级老闆不但不会受到公司的规模与名声所限制,还能让任何公司变成吸引人才的磁铁。

超级老闆会以动力、激励、创意、工作机会、学徒制度与亲自指导等方式来培育人才,而这些条件往往就连最知名的大公司也拿不出来。虽然像《纽约时报》这样的龙头报社往往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许多人才,但若能有超级老闆坐阵,成果一定会更加可观。

总而言之,公司之间的分析与比较非常複杂,因此最能有效找出超级老闆的方法,就是同时运用量化分析(计算功成名就的弟子数目)与质化分析(例如分析老闆的名声等)。其实这也是可信度最高的方式,因为唯有身处各产业中的人,才会知道最真实的状况。若以这种方法来分析,那幺罗伯兹无疑是报纸产业中唯一的超级老闆。

我是在二〇一〇年与记者罗伯・葛维特(Rob Gurwitt)谈话后,才开始对罗伯兹感兴趣。葛维特是《治理》(Governing)杂誌的资深作者,他说罗伯兹不只吸引了许多有才华的作者与编辑,还会让作者挑选自己想专精主攻的领域,并让他们自由决定每则新闻该以怎样的方式报导。我的研究团队进一步访问了其他新闻业的人,结果大家都一再表示罗伯兹是报纸产业中唯一的人才培育者。他们也明确表示,罗伯兹与其他当代的大老闆完全不同;例如《纽约时报》的总编辑亚伯拉罕・罗森索(Abe Rosenthal)同样是该行业中的佼佼者,但他对员工就没有这样的影响力。

想找出超级老闆,就必须收集员工提供的消息和其他事证,尽可能找出超级老闆栽培过的每一位弟子,并据以进行归纳整理。我曾经对某些产业非常感兴趣,也在其中工作一段时间,试图找出其中的超级老闆;曾经对某位顶尖人物非常感兴趣,因此进行大量研究,想确定他是否也是超级老闆;也曾经非常热衷研究某位老闆,因而决定深入研究该产业。总而言之,随着资料不断累积,我也终于确定了到底「谁」才是各产业的超级老闆。

最后,我找到了前言中所列出的十八位主要超级老闆,以及大约三十位可能成为超级老闆的人物。这些人物全都来自非常不一样的产业,而且并非每一位都是企业人士。我想读者心中一定已经根据我的描述,开始猜测自己所属产业的超级老闆会是谁。你也可能在认识的中阶主管之中发现超级老闆(或是称做超级主管更合适?)。许多超级老闆可能身处在中层管理阶级,但与最高阶层的主管相比,他们鲜少在媒体上曝光,所以很难知道他们的存在与纪录。因此,我在一开始便决定将研究範围缩小,只研究「领导阶级」的超级老闆与其弟子。

我为每个超级老闆製作了一个不完整的表格,上面罗列了他们栽培过的每一位弟子。这些出人头地的弟子通常会留在与超级老闆同样的产业中,但不见得是在超级老闆所给予的职位上发光发热。

以好莱坞电影製作人罗杰・柯曼为例,他在过去五十年来以他研究出来的黄金比例(大量裸露与暴力镜头,加上不断高低起伏的剧情)拍摄了十余部性剥削电影。虽然柯曼因此获得了「B级片之王」的称号,但他真正知名的原因,是因为他培育出了一批世界顶尖的导演及演员。劳勃狄尼洛年轻时,曾在柯曼一九七〇年的低成本电影《狂杀十万里》(Bloody Mama)当中饰演患有毒瘾的洛伊德・贝克(Lloyd Baker),他在三年后演出由知名导演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执导的电影《残酷大街》(Mean Streets)后才成名。还有数十位知名人物也是出于柯曼门下,例如杰克・尼柯逊(Jack Nicholson)、彼得・博格达诺维奇(Peter Bogdanovich)、法兰西斯・福特・柯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詹姆斯・卡麦隆(James Cameron)、朗・霍华(Ron Howard)、盖尔・安・贺德(Gale Anne Hurd)以及强纳森・戴米(Jonathan Demme)等。

另一个例子则是房地产大亨比尔・桑德斯。桑德斯是房地产业的人脉中心,几乎所有的房地产鉅子都是出于他的门下。曾经有本杂誌以「六度桑德斯理论」来描述桑德斯在业界桃李满天下的现象。

史考特・谢勒(Scot Sellers)是拱石(Archstone)地产公司的执行长,也曾是桑德斯底下的资深副总;康斯坦茨・穆尔(Constance Moore)是 BRE 房地产公司(BRE Properties)的总经理,也曾是桑德斯底下的常务董事;兰诺・布兰肯希普(Ronald Blankenship)在二〇〇三年成为维德集团(the Verde Group)的总经理之前,曾是桑德斯底下的副主任委员;玛莉・卢・费雅拉(Mary Lou Fiala)是雷捷斯房地产公司(Regency Centers Corporation)的董事长兼营运长,她曾是桑德斯底下的常务董事。

这些人还只是冰山一角。只要访问曾为桑德斯工作过的人,他们都会像罗伯兹的弟子一样,将他们的成就归功于超级老闆给他们的扎实训练。桑德斯的弟子都会保持联络,而且事业上或私下的往来都有。有些弟子甚至会集合起来,一同成立公司。

我在刚开始研究时,从没想过超级老闆的影响会如此深远。当然,有一些超级老闆是在我研究的途中才冒出头来,例如喜剧产业的史提夫・卡尔(Steve Carell)。
卡尔曾在影集《办公室疯云》(The Office)中饰演一位有点糟糕的老闆,逗得观众十分开心,也曾在电影《40 处男》(The Forty Year-Old Virgin)中,以扯下胸毛的画面令观众感到噁心又好笑。在这之前,卡尔曾在乔恩・史都华(Jon Stewart)的热门节目《每日秀》(The Daily Show)中演出过一段时间。史提芬・荷伯(Stephen Colbert)也曾在史都华的《每日秀》中演出,之后他开始主持自己的节目《荷柏报告》(The Colbert Report),并在史都华于二〇〇五年离开《每日秀》之后接棒主持,节目名称也改为《史提芬・荷伯晚间秀》(The Late Night Show with Stephen Colbert)。

曾经上过《每日秀》的演员,绝大部份的星途都十分顺遂,例如《上週今夜》(Last Week Tonight)的主持人约翰・奥利佛(John Oliver)、出演影集《幸福终点站》(Happy Endings)并两度获得艾美奖肯定的劳伯・柯德瑞(Rob Corddry),以及出演电影《醉后大丈夫》(The Hangover)与《办公室疯云》的艾德・赫姆斯(Ed Helms)等。或许在喜剧产业中,洛恩・麦可斯仍是培育出最多成功弟子的人,但史都华也在极短的时间内,培育出了许多弟子,可说是一位「新崛起」的超级老闆。从史都华的例子中,可以看出人才会不断流动,而且就算某个产业中已经有了一位超级老闆,新的超级老闆还是有可能随时诞生。

无论你在公司中的职位是高是低,也不管你的工作是什幺性质,你都应该要了解超级老闆的成功模式,因为这些人的弟子将会决定产业的未来。若你的工作就是要负责教育员工,那你应该学习超级老闆寻找与培育人才的方法。若你是一位主管,希望门下能出现源源不绝的顶尖人才,那幺这些超级老闆正是你应该效法的对象。若你刚踏入社会工作,你就应该要格外留意这类型老闆的公司。无论你在哪一个产业工作,也无论你愿不愿意,超级老闆效应都会不断发挥改变整个产业的强大影响力。

相关文章